投资4亿水电站降祸无电村 招商项目被指另有所图
四川省西部高原上,大柏树水电站的修建投资达到4亿元人民币,官方宣称这是一个重点项目,但村民多吉认为这纯粹就是一个谎言。
北京时间 · 2016-06-07 10:53

  在四川省西部高原上,大柏树水电站的修建投资达到4亿元人民币,官方宣称这是一个重点项目。但村民多吉认为这纯粹就是一个谎言,承载水电站的水沟虽然水流湍急,但仅有数米宽,还不到一米深,这便是刺破4亿元投资谎言现成的证据。

投资4亿水电站降祸无电村 招商项目被指另有所图
​ 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板

投资4亿水电站降祸无电村 招商项目被指另有所图
电站附近的工程车

  华黎的“无电”童年

  布满污垢的小男孩华黎脸部肌肤持续地蠕动着,发出清脆又干净的笑声。2016年5月30日的上午,他端着的饭碗里面装着外人难以辨认的食物,他跳动着,脚踩在海拔超过4000米的草地上,这里是四川省金川县阿科里乡的一处高山草场。

  在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华黎本应该出现在书声环绕的教室中,听老师们的谆谆教诲,但那些坑坑洼洼的道路阻挡了他的求学之路。

  一条潺潺作响的小河从家门口流过,头顶上是魅蓝的天空,每天早上起床就要与牦牛为伴,这就是华黎生活的一切,他完全不知道在500公里外有一个名叫成都的大都市,那里有华灯璀璨,那里有醉生梦死。

  华黎一家现在状况和500年前祖辈们的几无区别,生活在文明社会里,他得不到外界任何帮助,如果说非要感谢一个人的话,那可能就是137年前研制了电灯的美国人爱迪生了,因为在华黎的生活周围,电灯是唯一与现代文明接轨的物件。

  “来势汹汹”的大柏树水电站

  在华黎家的屋顶上,摆放着一块锅盖般大小的太阳能电池板,这块电池板负责供给一家三口的全部用电,但家里仅有的用电设备就是一颗杨桃般大小的灯泡,它会在夜幕降临时发出微弱的光芒,照亮华黎在阿科里乡阿科里村某处山腰的房子。

  事实上,这座村子的大部分村民都过着和华黎一家同样的生活,阿科里村并非穷乡僻壤,肥沃的草地上到处是牦牛,村民们家里大都养着数十头牦牛,价值数十万元,村民们拥有的“财富”并不比城市里落魄讨生活的工薪阶层少许多,但是,由于村里的道路崎岖,交通不便,这些“财富”很难变现。

  骑着摩托车从村子里到县城,也只需花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金川县城面积并不大,其规模甚至还不如沿海地区的一个小乡镇,可这里照样是灯红酒绿,年轻的女孩子沿着河边慢跑着,中年汉子们在阴凉处闲坐喝茶聊天,招待所的老板娘抽空玩了把手游,这些平平常常的事都是城里人的生活做派,但对于华黎一家来说,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村民们生活在已被改革开放春风吹拂了38年的四川省西部高原上,到现在为止,竟然还没有出现一根通往家里的电线。他们现在最想要的就是“通电”,还有“通路”,有些村民们在县城里的电视上看到,国家有个“村村通”的大工程,各地老百姓的家门口都迎来了平坦的水泥路。

  有媒体报道,金川县在四川省少数民族地区率先实现农村公路建设“三个百分之百”,即为乡镇通油路100%、行政村通水泥路100%、通组入户硬化道路100%。“这些都是官方在媒体上吹嘘的,属于虚假的政绩”一位村民说。

  “电都不能通,更何况是通路,”这位村民抱怨道,他们一家都生活在太阳能设备带来的微弱光芒中,因为条件实在太差,村民们要花钱的地方也比城里人少多了。 因此,大多数村民是“不差钱”的,几百块钱一台的洗衣机,几千元一台的电视机,他们都买得起,但目前来看,这些文明社会里的先进设备对于阿科里村民来说,只是一堆废铜烂铁而已。

  始料未及的是,正当村民们怨气沸腾之时,“电”却悄然而至,而且这“电”还来得气势汹汹。

  修电站或只是为挖矿开路

  来到阿科里村的不是粗壮的电线杠,也不是纤细的电线,而是已通过规划立项的大柏树水电站。

  从工地附近的通告上可以看到,独松沟水电站是金川县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其中,大柏树电站装机2.3万千瓦,八一电站装机2万千瓦。

  在村民看来,大柏树水电站是“来者不善”,他们认为水电站目前选址并不是最理想的位置,之前的规划地址阿里嘎空是获得村民们一致同意的,但事与愿违,本不该修电站的地方却修起了电站。

  “水电站即便是建成了,发电量也会很小的,投资修电站的人是另有所图的,他们看中了山里的矿产,”多吉说。村民获得了一份中国地质调查局出具的地质调查项目实施方案审批意见书,项目名称为“川西稀有金属矿集区综合地质调查”,金川县阿科里、独松地区正是该项目选定的地址之一。

  村民们担心的是,在未来不久,大规模的开矿活动可能就会在村里的土地上进行。资料显示:“川西稀有金属矿集区综合地质调查”2016年度的经费预算为3400万元。

  虽然官方跟村民解释称只是修电站,不会开矿,但村民们并不信任这样的说法,在河边,村民们就看到了一个修建了疑似矿洞的工程。

  如果真的要在阿科里村开矿的话,对于村民们来说,带来的环境破坏是严重的,因为阿科里乡属于高原牧区,保留了大片高山原始森林,村民靠山吃山,如果环境遭到破坏,那么他们就会失去基本生活保障。

  2016年3月,施工队伍开始进驻现场,村民发现,施工点本应该在大柏树位置,突然间上移八公里多,在一个叫毕棚沟的地方施工,以修引水洞为幌子,开始了矿产开采。

  “无电村”阿科里的困惑

  村民们此前对此一无所知,在无奈之下,3月28日,他们自发来到工程所在地,想通过阻止施工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并没有采取任何暴力手段。

  警车很快开进了山,村民介绍,当天有上百名村民与企业及80多名警察发生对峙,有30多位村民被殴打,有7名村民被警方带走。

  “二十多辆车在山里蹲守着,那场面确实吓人,”开车进山的司机感慨道,“想阻止工程建设,那不是找死吗?”这位司机又说。

  官方对村民的“打压”是毫不留情的,在施工地点前方不远处,一个红色背景的通告上醒目地写道:“为营造良好的施工环境,近期县委政府将依法依规开工,如有再次阻工,相关部们将按《信访条例》第四十七条、《刑法》第二百九十条、《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和五十五条等进行处理。”

  家里连电都没有通,村民多吉对通告上载明的法律名目一窍不通,“看上去很吓人”多吉说道,村民再也没敢去阻工了,他们去查看工程进展时,也只能偷偷摸摸地去。

  虽然山里是否会大规模开矿一事并未得证实,但村民们知道,即使是只修电站,给村里带来也是祸不是福,因为金川县有大大小小十余个电站,独角兽探员了解到,仅阿科里乡就有260户不通电,只能靠太阳能勉强获得热能,但之所以没有通电,并不是“缺电”,而是没有架设输电设备到村民家里。

  “即使大柏树水电站修好了,电也不会通到村里,”多吉说到,既然政府不给村里面创造通电的条件,村民自然无法容忍修电站带来的环境破坏。

  年幼的华黎并没有意识到村里目前面临的困境,在数十分钟里,他双眼一直紧紧地盯着独角兽探员,从城市里来的外人激发了他好奇心。

  “上学了吗?”独角兽探员问到。

  “他以后会继承放牧的事业”华黎的父亲望着正在吃草的牦牛回答道,这个常年都是蓝天白云的村落,这个河水清澈见底、空气清新诱人的村落,似乎给父子俩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

  在一年以前,四川某官方网站就以“走进四川最后一个‘无电村’”对雷波县大岩洞乡中南村通电情况进行了大篇幅的宣传报道。现在看来,假使中南村真是四川省最后一个“无电村”的话,那么金川县阿科里村无疑成了被遗忘的村落了。

 关键词: 投资 水电站 招商项目
 责任编辑: cjjia 
版权提醒:转载请注明来源,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相关文章
频道主编 施洋
频道微信号:jianzhuxinwen
   TEL-15801101011
编辑推荐
仅70天 世界机器人大会钢结构改造完工
近日,世界机器人大会永久会址展馆、会场改扩建工程钢结构部分完工。据钢结构施工方负责人表示,不到70天时间内,原厂房经过拆除改造加固。
cjjia · 2016-07-29 10:18
超级高铁新工厂曝光 胶囊列车或明年下线
北京时间7月28日消息,据科技博客报道,当地时间周三,超级高铁公司Hyperloop One宣布位于内华达州的首家工厂开工。
cjjia · 2016-07-29 10:18
发改委同意建南京长江第五大桥 投资约59.68亿
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完善国家干线公路和长江下游地区过江通道布局,支持南京江北新区建设,缓解过江交通压力,同意建设南京长江第五大桥。
cjjia · 2016-07-29 10:04
建大桥太麻烦 挪威设计了一个浮动水下隧道
挪威是个很神奇的国家,由于领土南北狭长,海岸线漫长曲折,沿海岛屿很多,被称为“万岛之国”。建大桥本身是个巨大的工程,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对于这个北欧小国而言根本不可能。
cjjia · 2016-07-29 09:55
热新闻
日排行
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