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建筑新闻网 > 工程建设 > 资讯 > 正文

聚集广东茂名PX项目:酝酿4年环评仍未出

时间:2014-04-02 16:08:31 | 作者:姜小鱼 | 来源:中国经营网 |

  PX项目到底意味着什么?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PX,这个英文缩写,相信大家已经在媒体上多次看到。PX的学名叫对二甲苯,属于芳烃的一种,是化工生产中非常重要的原料之一。在上述事件的背后是曾经在多个地方出现过的对于PX项目的强烈反对。一直以来群众的担心是,PX作为化工原料,在当地设厂生产,可能会影响居民的健康。那么实际情况如何呢?

  根据《全球化学品统一分类和标签制度》和《危险化学品名录》,在美国、澳大利亚等很多国家,PX不算危险化学品。无论是危险标记、健康危害性、毒理学资料,还是在职业灾害防护等标准下,PX都不属高危高毒产品。PX的致癌能力,和我们日常喝的咖啡是一个等级,也就是说,PX对人体的危害没有人们想得那么可怕。

  中石化炼化工程公司副董事长张克华指出,最近若干年,国内PX产能以每年10%左右的速度扩张,2011年扩展了100万吨,2012年扩产了290万吨,还是不能满足当前国内的需求。有专家预计,如果停建或者缓建现在的PX项目,预计到2015年国内PX自给率将降至50%以下。

  原料受制于人,导致了化纤产业链的利润整体前移,更多地向PX环节聚集。换言之,海外原料供应商获得了更多的利益,而民族制造业备受挤压。张克华指出,日本、韩国等向中国出口PX产品,较国产材料价格都要高出很多。凡是和PX有关的产品价格都会传递到终端环节,最终还是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再从经济角度来说,PX已经是人们的生活必不可少的一种原料,比方说,我们衣服中的合成纤维,吃的胶囊,矿泉水瓶等和吃穿相关的产品,生产过程中都离不开PX。在日韩和新加坡等国家,由于成熟而严格的环境风险管控使PX项目与居民区近在咫尺。

  而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北京化工大学安全工程系主任杨剑峰则认为,上述事件的实质问题是一个安全问题,所说的物料只要在容器里面或者是管道里面都是安全的,一旦泄露之后会发生一些中毒、着火、爆炸等等问题。化工安全主要是由三方面影响的,一个是工艺,一个是设备,还有一个是误操作。

  对PX来讲,它的工艺是比较成熟的,而且我们国家现在也基本上掌握了核心技术。关于装备制造,我们国家现在的制造水平包括一些控制水平都达到国际上同类装置的水平,这方面问题也是不太大。关键可能就是一个人为误操作的问题,大家可能总听到一些化工事故,可能误操作方面占的比例应该比较大。

  从工艺,从装备制造和人为误操作整个的风险管控链条来讲,中国现在有能力达到相关要求。

  杨剑峰强调,一个国家的化工水平有几个指标可以大致概括一下,一个是它的炼油能力,还有一个是乙烯的产量,最近PX即二甲苯的产量也是一个国家化工化学水平的重要指标。PX大家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它是代替棉花,相当于我们用的合成纤维代替我们的自然纤维。

  我们国家是一个纺织品大国,纺织品肯定要有原料,这个原料主要由什么地方产生?PX是作为我们一个主要的服装、纺织的原料。

  另据新京报报道,近年来,各地几乎开始按照同样的套路,展开“反PX”、“停PX”,抑或“挺PX”的行动与舆论“攻防”。这是一个令人纠结的“PX情结”。遗憾的是,从2007年的厦门,到7年之后的茂名,很少有地方解开这个发展与安全的“疙瘩”,也很少有地方能跳出这样的PX事件的恶性循环。

  需要指出的是,对市民来说,理性表达诉求的另一面,不是“不论是非、不讲科学”地对PX项目一概反对,而是要明白,自己反对的是PX本身,还是对环境安全以及空气污染等事项的担心。从国际经验来看,PX本身的安全性并不成为问题,很多国家的PX项目离居民区也非常近。任何化工项目肯定都存在一定的环境威胁,关键是相关各方的安全与环保控制措施是否严密、周全。

  而对地方政府来说,则应该看到,市民之所以会出现一些不理性的言行,固然有民众自身的原因,更重要的是相关决策程序和信息的不透明、不公开所引发的。从项目立项之初,到项目正式启动,有的地方政府无视民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怕项目情况一公开,会引起市民反对,而导致项目提前流产。这样也就从一开始就造成了官民信息的不对称,人为制造了信任的隔阂。

  走出这样的恶性循环,需要有成熟而理性的市民,更需要负责而透明的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以市民的安全和知情权为重,那么,就会想尽一切办法,用科学和严密的环控措施,说服市民,提前将矛盾化解掉,给市民提供信心保障。

  具体来说,地方政府至少有两套重要的政策工具可用:一是,依法在地方人大启动重大事项听证、质询乃至表决程序,凡是PX项目这样的重大化工项目,通过民意代表机构进行,既能够充分听取民意,也让项目的通过具有了合法性;另外就是,环评报告的全文公开,对此,环保部门已经有相关规定,从今年开始实施,地方政府所要做的就是,大张旗鼓地公开环评信息,让所有人都知道。

  地方经济发展固然重要,但是,一再发生的PX事件,也提醒各级政府部门,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不能采取“鸵鸟政策”,也要统筹兼顾各方利益,用现代国家治理方式,解决发展和安全、发展和环境的各种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茂名市政府对该项目规划酝酿多年,但在具体的操作环节存在“瑕疵”。

  早在茂名市2011年审议通过的《茂名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中即提到,“规划配套建设1500万吨/炼油、100万吨芳烃/年、60万吨/年对二甲苯”是茂名建设世界级石化基地的项目之一。而另一份“茂名市‘十二五’规划纲要重大项目表”显示,“60万吨/年对二甲苯装置”项目的规划起止年限为“2011-2014年”。

  但茂名市政府相关人员表示,该项目近期才启动,仅处于“科普宣传”阶段,选址亦是“初定茂名石化乙烯厂,并未最终敲定”。据他透露,该项目的环评方案委托北京飞燕石化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编制,目前已经编制完成,但尚未开展正式环评。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此前当地一直在做前期准备以及配套工程。而近期在做的“科普宣传”包括向企业、机关、事业单位做宣讲,并向民众发放宣传手册。在此之后,还将会有公示,邀请公众组织考察,做数轮的环评公示等环节。最终该项目上马与否将充分听取民众意见。

  PX项目的“他山之石”

  虽然在中国,公众问PX色变,但在国外,却不存在这样的情况。据环球时报报道,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数据显示,韩国、日本、中国台湾是近年中国进口PX前几大来源地。

  韩国石油化学协会提供的最新资料显示,韩国国内有6个公司生产PX,最早的PX项目建于1980年,最晚建成的是1997年的大山两处PX工厂。它们集中于东南部的蔚山、南部的丽水和西部的大山石化园区。蔚山园区始建于1964年,丽水园区于1979年开建,最晚建成的是1990年启动的大山园区。

  其中,蔚山园区工厂距市政府仅4公里左右,最近的居民区仅隔海港相望不过数百米。大山园区距离大山邑约8公里,不过其与最近的居民区距离也不到2公里。

  韩国PX主要出口对象为中国大陆和台湾,占比达99%,特别是对中国大陆的出口量近两年持续增加,2011年增加约60%,2012年增加约50%,2012年对华出口占出口总量的70%。数据显示,2003年,世界PX需求仅为1962万吨,之后由于亚洲纤维产业迅速发展,需求量以年均6%的增长率在2011年达到3168万吨。其中需求增加最快的是中国,占总需求量的76%。全球70%的聚酯由中国生产,预计至2016年中国PTA产能可达2000万吨,但新增PX生产能力仅有300万吨。

  韩国业界分析认为,受欧债危机缓和和中国内需增加等因素影响,PX市场将处于上升区间。而且由于中国国内PX项目增设遇到阻力,与PTA和聚酯生产相比,PX相对收益会更高。韩国石油化学协会研究调查部部长金平中向记者介绍,石化企业新建或改建诸如PX的项目不需要通过政府批准。但是相关工厂只能在政府划定的工业园区内建设。

  而在日本,吉坤日矿日石能源株式会社是日本最大的PX生产企业,每年约生产260万吨PX(日本PX年产量约为390万吨),其下属川崎制造所等5个工厂都生产PX。川崎制作所副所长小藤行治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川崎制造所生产PX的设备距离居民区仅有4公里,中间没有任何隔离设施,距离羽田机场直线距离也仅约有6公里。

  川崎制造所总务负责人长沼均说,该工厂自1991年开始生产PX以来从未发生任何外泄等安全事故,“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小藤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该公司预测到PX的需求量大增,所以便开始建设PX项目。一般来说,建设PX工厂都选择在海边,一来便于运输石油原料,二来PX项目需要大量用水。而川崎制造所并没有因为生产PX而特意与民众进行信息沟通,而是作为一个化工企业与民众进行信息沟通。

  在PX企业工作对员工身体没有任何影响,该企业自1991年生产PX以来,除个别退休员工和新入职员工之外,基本还是当时的员工。长沼表示,从事PX生产的员工退休年龄与其他工作没有什么区别,都是60岁。小藤表示,PX工厂近乎不发生外泄,所以很安全。PX不安全的这种说法有点让人莫名其妙,PX在整个化工中的安全系数较高,比PX危险的化工项目还有很多。

  此外,台湾PX的主要生产商有五大民营工厂,在台湾早就已经形成规模。根据台湾经济日报研究室邱展光的调查,2012年,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PX消费国。

  据台湾媒体报道,大型的PX项目一般安全性很高,其排放物由于可循环利用,因此污染也很小,正因为如此,发达国家或地区的很多PX项目就被批准建设在市区附近,比如美国休斯敦PX工厂距城区1.2公里;荷兰鹿特丹PX工厂距市中心8公里;韩国一家PX工厂距市中心4公里;新加坡裕廊岛埃克森美孚炼厂PX工厂距居民区0.9公里;日本横滨NPRC炼厂PX生产基地与居民区仅隔一条高速公路;台湾中油的PX工厂在高雄市区附近。

  反观国内,此次拟上马的PX项目正是“十二五”规划的项目之一,且被纳入茂名冲击“世界级石化基地”目标的重头筹码之一。该项目的建设方之一茂名石化,亦是深耕茂名,且是中石化系统中的“老大哥”,坐拥茂名市内几乎所有的主要重化工项目。茂名石化是华南地区历史最悠久和最大的石油化工基地,也是中石化下属技术实力最强、最全面的企业之一。

  一段发布在茂名石化官网的介绍称,“茂名石化隶属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创建于1955年,是国家‘一五’期间156项重点项目之一。经过50多年的发展,茂名石化已成为我国生产规模最大的炼油化工企业之一。公司年销售收入超过1000亿元,年上缴税金超过200亿元,是广东省著名的纳税大户。 ”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化工工程系教授、化工科学与技术研究院院长金涌院士看来,茂名PX项目只是一个普通石化项目,之所以群众不接受,是“因为不了解”。金涌表示,在“与群众交朋友”方面,国外的企业做得很好。“他们邀请群众参观生产车间, 有‘公众参观日’和群众代表监督会。”

  金涌强调,PX项目无害但要管理好,“市场经济在政府和群众的监督和指导下才是完美的市场经济”。

上一页1 2下一页

 关键词: PX项目 广东茂名 PX建设
责任编辑:xlwang  
分享到:

推荐阅读

图说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