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建筑新闻网 > 工程建设 > 舆论监督 > 正文

农民工讨薪连连遭遇窝心事 要工钱先"打折"

时间:2014-01-06 15:09:00 |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 发表评论

  “春节快到了,农民工们都找我要工钱,我们多次找安新县政府有关部门,请求他们帮助解决欠薪问题。可他们说所欠的是材料款,正向工程大包马庆瑞追款。可马庆瑞已被抓起来好长时间了,看来我们的这部分工钱悬了。”1月2日,走投无路的赵品章再次找到记者投诉,并一再申明:“现在还欠我的160万元,绝对是农民工工资!因为我是‘大清包’,签的就是劳务合同。”

  记者初见赵品章的时间是2013年8月31日,地点为北京市大兴区一家不起眼的小旅馆。记者当时发现,这位50多岁的高高瘦瘦的汉子左眼青黑发肿,佝偻着腰,每迈一步都很吃力。

  “到医院拍了片子,有根肋骨被打断了。安新县是不敢待了,只好跑到这里来躲一躲。” 赵品章说。随后,他忍着伤痛给记者叙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要工钱,先“打折”

  赵品章是江苏盐城人。2011年4月20日,他从江西昌厦建筑工程集团公司北京建筑工程部,以每平方米425元的价格,承包了河北保定华傲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的安新县京新风景园小区二期17#~20#楼的土建扩大劳务,即“大清包”。在整个工程建设期内,他先后领着500多名农民工没日没夜地干活,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工程任务。可没想到,工程完工后,他给农民工们结工钱时遇到了大麻烦。

  赵品章提供的劳务队决算书显示,工程总造价2612.65万元,减去相关费用,加上保证金60万元,总价为2635万元。已经领取2055万元,扣除有关费用,还欠503.5万元。

  对于这个账,赵品章的“上司”、大包马庆瑞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由于种种原因,合同签订时每平方米造价偏低。这个工程赔了,大家都亏损。“现在开发商还欠我们700万元,但是工程要付的款却有1000余万元。”项目已经亏损300万元,各施工队的费用都得“打折”,按合同总额的90%支付。赵品章的劳务队也不能例外,扣除之后,他该拿的503.5万元工程款“打折”为390万元。

  “390万元就390万元,只要给钱,我们就认了。”赵品章无奈地对记者说。

  可就是这390万元,赵品章也没能轻易拿到手。

  拒签字,被毒打

  “就是这390万元,他们还不给。安新县政府有关部门和开发商硬要我先结200万元,并签字说‘农民工工资已结清’,其他的以后慢慢给。”说起这段经历,赵品章满是委屈。

  “房子已经入住了,工钱还拖着不给。我们多次上访无果,走投无路了,有工友给我出主意:在小区里打条幅维权。我就这样做了,可没想到,第二天来了40多个人围着我打,只打我一个人……他们的借口是,附近村里有人在工地上干活受伤没有处理……其实大家心知肚明,这个事责任不在我们,应该由项目部来处理。”

  不论什么理由,赵品章被毒打了一顿,这是事实,而且“成效”很快就出来了:由于赵品章被打,其他3个原本与他站到一起、不愿意结算款被“打折”、拒绝签字的负责水电、消防和地暖施工的分包商害怕了,只好忍气吞声领了钱,并签字说“农民工工资已结清”。

  “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做的是‘大清包’,没有材料利润可以压缩,而且他们的结算款比我少多了。”赵品章说,“‘打折’硬扣了167万元,我已经不挣钱了。买工具、租工具等没少花钱,最后剩的都是劳务费。可现在,390万元只给200万元,根本不够付工钱的,我怎么敢签字?签了字,还欠着兄弟们的工资,我怎么交代?”“再说,签字以后还想要其余欠债,恐怕就难了……真想不到,辛苦了三年,不挣钱还挨打,这到哪里说理去?”

  被迫签字,自断后路

  “我们找了安新清欠办、安新信访局、保定信访办、安新县政府,直至今日同意结200万元,但必须要签工人工资全部结清,否则就别拿钱。”“从2013年7月30日交户到8月28日叫我签字,我一直没签。直到(2013年)9月28日,由于工人到了农忙时节都要钱回家,我在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签了字,拿了230万元先给工人部分工资回家农忙……其他施工班组都一样,都是在没办法的情况下签了字。”这是赵品章签字后给记者提供的文字材料的一部分内容,文尾署有5个分包商的姓名,并按了红手印。

  众所周知,在偿债顺序中,农民工工资是必须优先偿还的,这是常识,也是国家有关部门明确规定的。赵品章们很清楚,他们签了字等于饮鸩止渴、自断后路,再想要钱,难上加难。因为那属于经济纠纷,最终可能得走司法途径。而他们是外地人,耗不起。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得知情况后,于2013年9月初曾到安新县委县政府有关部门采访,提出这样做不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理当纠正……而安新县委有关方面也承诺积极协调,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可是最后,安新县政府有关部门还是与开发商一道,强迫赵品章他们签字“农民工工资已结清”。然后以此为依据,与赵品章们周旋。

  应该说,安新县有关部门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拘捕大包马经理,向其追款。可是近两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成效。至于开发商方面,未见任何动静。

  对于赵品章们的遭遇,有律师指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恶意欠薪入罪的司法解释,其欠薪数量属于“数额巨大”,其行为与司法解释“拒不支付”列举的“恶意清偿”等情形类似,属于违法行为。如果诉诸法律,违法者可被判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而实际上,工程亏损的只是大包马庆瑞这一块,整个项目并没有亏损。京新风景园一期、二期的房子早已卖了出去,价格是3800多元/平方米,而马庆瑞大包的价格是1215元/平方米,赵品章“大清包”的价格是425元/平方米……按常理,开发商早已把钱赚到了口袋里,那为何至今仍在拖欠巨额农民工工资呢?

责任编辑:xlwang  
分享到:

网友评论

共有0人发表了评论.
您好 | 退出登录
images/comment.gif
验证码:

推荐阅读

图说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