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频道首页 > 资讯 >正文

“铁路中间商”丁书苗:个人获中介费高达20余亿元

2013-09-25 12:03:2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评论

简介:一个略识之无的农村妇女,奇迹般地打通政商两界的任督二脉,成为铁路系统的风云人物。丁书苗几乎上通一部之长,下接贩夫走卒,直接牵动了原铁道部腐败窝案,经她染指的招投标款项多达近1858亿元,个人获得的中介费高达20余亿元。

  一个略识之无的农村妇女,奇迹般地打通政商两界的任督二脉,成为铁路系统的风云人物。丁书苗几乎上通一部之长,下接贩夫走卒,直接牵动了原铁道部腐败窝案,经她染指的招投标款项多达近1858亿元,个人获得的中介费高达20余亿元。

  9月24日上午10时许,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合伙人”丁书苗(后改名丁羽心)非法经营和行贿罪一案在北京市二中院正式开庭。此案并未当庭宣判。

  对于丁书苗可能面临的刑罚,律师迟夙生表示,按照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披露的罪行,准之以刑法中关于行贿罪和非法经营罪的条款,丁可以判无期徒刑或有期徒刑,但考虑到丁的认罪态度和可能有的立功表现,很有可能判较长时间的有期徒刑。

  “行贿未遂”?

  8点半左右,押送丁书苗的囚车开入二中院的大门,囚车后面,还跟着一辆急救车,据悉,丁书苗已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和高血压,法院方面为防止庭审过程中出现险情才安排了急救车。

  10时左右,丁书苗由法警搀扶着来到庭上,素以精力旺盛著称的丁此时显得神情紧张,精神涣散,走路颤颤巍巍。两年多的狱中生活除了使丁染患重疾之外,也让她憔悴许多,庭上的丁书苗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运动衫,胸前是一头奔跑中的豹子图案,丁的头发已经花白。

  随后该案正式开庭,公诉方宣读了起诉书。

  起诉书指控:丁书苗于2008年至2010年间,按照刘志军的授意,先后两次以花钱办事的方式给予刘志军钱款共计4900万元;为达到树立正面形象以逃避有关部门查处的目的,先后38次给予时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外资项目管理中心主任范增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000余万元。

  公诉机关指控,2004年至2011年间,丁书苗通过时任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已判刑),为其及其与亲属实际控制的公司获得铁路货物运输计划、获取经营动车组轮对项目公司的股权、运作铁路建设工程项目中标、解决企业经营资金困难等事项提供帮助,获取了巨额不正当经济利益。

  此外,丁书苗还于2007年至2010年间伙同郑朋、胡斌、甘新云、侯军霞、郭英等人(均另案处理),以有偿运作的方式帮助中标,后丁书苗通过获取铁道部相关人员帮助,先后使23家投标公司中标“向塘至莆田铁路永泰至莆田12标段”等57个铁路工程项目,中标标的额共计1858亿余元。为此,丁书苗等人以收取中介费的手段从中获取违法所得共计30余亿元。其中,丁书苗违法所得数额共计20余亿元。

  在法庭宣读起诉书中间,丁书苗险些摔倒,后法院方面允许其就坐,并考虑到丁因脑出血做过两次开颅手术,头部怕凉,允许其戴上一顶宽沿软帽。

  随后,法庭进入举证阶段,丁书苗在庭上回答问题时操一口浓重的山西话,她对非法经营罪事实和向刘志军行贿4900余万元一事供认不讳,表示认罪,但对给予范增玉钱款一事表示异议,称这些款项都是范主动向自己索要。

  庭上,丁书苗的辩护律师对被指控的总计4900万元行贿行为提出了异议,认为属于犯罪未遂。该辩护律师指出,丁将这4900万元分别汇给了刘某和于某,但事实证明这两人都是诈骗分子,将丁的钱款骗走后并未办事。更重要的是,这笔钱属于刘志军的授意,丁只是按要求办事。“实际上这个授意行为应当属于刘志军索贿。”辩护律师说,即便认定为行贿,从结果看,也应当属于犯罪未遂。

  11时20分左右,丁书苗表示身体不适,在法庭随时待命的两位医护人员为其提供了止痛药,法庭随后宣布休庭。下午2时,法庭继续开庭,4时左右,法院宣布休庭,并表示将择日宣判,其间,丁因血压突然升高而接受了法庭的医护人员救治。

  中间商影响力

  在休庭后,丁书苗在法警搀扶下蹒跚着离开了法庭。丁书苗数十年在庞大铁路工程背后的中间商模式,已然成为过去。

  现年58岁的丁书苗出生于山西晋城市乡村,上世纪70年代起做点小生意,80年代进入煤炭运输领域,2000年左右从山西转战北京。2003年丁成立了中企煤电工业有限公司,年经销电煤400万吨,铁路运力500大列以上,利润不菲。2006年1月丁书苗成立了北京博宥投资有限公司,触角伸及物业投资、影视传媒、酒店服务业。

  丁深知关系经营的重要性,以博宥集团为中心,丁开始其更高层面的公关活动。当然,丁的主业仍然在铁路领域。2008年,在刘志军跨越式发展思路引导下,高铁建设进入辉煌时代,丁凭借跟罗金宝、刘志军等铁路大佬的深厚关系,将其公司业务扩展至高铁轮对、声屏障、高铁站广告传媒等领域。

  然而,这一庞大的铁路帝国在2010年末轰然倒塌,先是审计部门在审计部分高铁项目时发现工程领域的经济问题,随后丁书苗的女儿和重要经纪人侯军霞涉案,随后,丁书苗和其他铁路工程中介人员也被指认,随后,以刘志军为首的原铁道部一系列窝案爆发。

  “丁书苗被抓,在业内颇有一点震慑作用,曾经有一段时间,铁路招投标领域出现过抓阄规则,即投标人中价格差不多的三家,由抓阄决定谁最后中标,因为铁路系统相关领导人人自危,都不敢在这种事上担责了。”一位在铁路领域经营多年的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

  然而,私下里,铁路圈子一些人对丁有些好感,“丁不拿架子,跟谁都能处得了关系,大至高官领导人,小至刚进入铁路圈的小商人,她都不得罪。业内一般亲切地尊称她为丁大姐。”该人士表示。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表示,有时候那些铁道部底下的工程局也不得不在这些力能通天的大中介面前低声下气,走走后门,不得已时甚至给以经济好处,以期能够拿到工程。

  一位在铁路隧道领域的包工头称,有时候,工程局也成了中介的走卒,例如,一个跟某铁路局领导关系深厚的大中介可能先拿到某些工程标段,但实际上他手下并无工程队伍,也无工程资质,这时候,他就需要找某个有资质的工程局合作,而实际上,这些工程也不是由工程局干,中介早已转包给更小的中介,其间层层抽成,工程也容易偷工减料。

  这些中介往往都通过同乡关系自成帮派。例如在丁书苗案中排名第一的中介郑朋,是福建省平潭县人,他几乎把持了所有铁路基建的隧道工程,他把这些工程都转包给了平潭老乡。

  一位在铁路隧道领域浸淫多年的福建平潭包工头说起郑朋,不无歆羡。 “郑朋被抓后,平潭人干工程就没有以前那么顺风顺水了,好多人感叹这是平潭的一大损失。”上述包工头感叹道。

关键词: 丁书苗受审 铁路中间商 中介费 原铁道部腐败窝案

分享到:
责任编辑:jxchen

最新5条评论

当前共有0人发表了评论.
images/comment.gif
验证码: